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发展 > 建筑法苑

强制性标准的履行义务及其引发“专利”侵权纠纷

摘要:专利可因多种原因被纳入国家强制性标准之中,从而引起标准的执行者与专利权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正确处理国家强制性标准与专利之间的关系,必须把握好三个基本的度:其一,不能以制定国家强制性标准为由,对专利权人的权利进行不合理的限制;其二,不能以实施标准化战略为由,将专利权与国家强制性标准“捆绑”在一起,从而为某一个或几个专利权人谋利;其三,不能将国家强制性标准的执行者置于执行标准便侵犯专利权,而不执行标准又违法的境地。  关键词:国家强制性标准 义务 专利权 冲突   前言  近年来,在许多公开发表的论文或文章中,“超一流的企业卖标准、一流的企业卖技术、二流的企业的卖产品、三流的企业卖苦力”,“谁控制了标准,谁就控制了市场”,诸如此类的说法被人们反复引用。其实,这种说法只是一种表象,实际情况是,只有那些拥有引领市场潮流的专利技术,并具有市场控制能力的企业或企业集团才能将其专利转化为一种事实标准,或者在标准化组织制定标准的过程中将其专利纳入推荐性标准的范畴,从而使同行业的其他企业处于执行标准就必须交纳专利费,而不执行标准,又会因产品不兼容或不符合消费者的要求而被淘汰出市场的境地。不过,这种说法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那就是促使人们关注标准中的专利问题。标准有多种分类,不同类型的标准施加于执行者和专利权人的影响是不同的。基于对现实生活中的一起专利“侵权”纠纷的考察,本文拟探讨强制性标准的履行义务与专利权之间的冲突问题。   一、对一起因执行强制性标准而引发的专利“侵权”纠纷的反思  根据标准化法的规定,执行强制性标准是一种法定的义务。然而,在强制性标准涉及他人专利的情况下,执行强制性标准的行为有可能引起专利“侵权”纠纷。例如,陈国亮先生与昆明XX工程公司之间的专利“侵权”纠纷就是因昆明岩土工程公司执行强制性标准而引起的,兹将此案概述如下:  原告陈国亮先生是《固结山体滑动面提高抗滑力的施工方法》的专利权人。其实,固结山体滑动面,提高抗滑力的技术方案不是唯一的,其他技术方案也能达到施工的要求。但是,由于原告的专利技术被纳入国家强制性标准之中——有关部门在制定该强制性标准时并不知道原告对该技术方案享有专利权,被告昆明XX工程公司只能实施原告的专利,否则就会违反标准化法的规定。原告在获悉被告“擅自”使用其专利之后,并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2001年8月2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诉讼期间,被告以该专利不符合专利授权条件为由,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专利无效的请求,与此同时,被告还以该技术方案属于国家强制性标准为由进行侵权抗辩。最终,因原告的专利权被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无效而导致案件的撤销(注:http://www.sipo.gov.cn/sipo/zlsc/fsjd/t20031229-23067.htm)。  由于案件被撤销,本案所涉及的法律问题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然而,如果原告的专利的确是有效专利,并且当事人不能以协商的方式解决纠纷的话,那么,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就会面临非常棘手的问题,对此,不妨设想以下几种情况:  1、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侵犯原告的专利权,其理由是:根据《专利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实施其专利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并且《专利法》第六十三条没有将执行国家强制性标准而使用专利的行为排除在专利侵权行为之外。仅就专利法的规定而言,这种侵权认定是有站得住脚的。然而,这种侵权认定同时也意味着无论被告是否实施原告的专利,其行为都违法。具体地说,如果被告不实施原告的专利,则违反国家强制性标准,实质上就是违反标准化法;反之,如果被告履行执行国家强制性标准的法定义务,则其行为违反专利法的规定。也许人们会说,被告应当在执行标准的同时,请求专利权人许可其实施专利,这样就能保障其行为既符合标准化法的规定,又符合专利法的规定。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问题是,按照当时的惯例,纳入国家强制性标准的技术属于公有领域,因此,要求原告申请专利权人授权,未免过于苛刻。再说,把必须实施他人的专利作为一种义务强加给被告,这样的规定也是缺乏正当性的。  2、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和国家强制性标准的制定者共同侵犯原告的专利权。  如上所述,仅就专利法的规定而言,认定被告侵犯专利权是不成问题的。由于被告是为了执行国家强制性标准才侵犯他人专利权的,因此,制定国家强制性标准的行为客观上导致了被告直接侵犯了他人的专利权。由此可见,认定被告和国家强制性标准的制定者共同侵犯专利权,也是有“法律依据”的。然而,强制性标准的制定者至少可以三个理由进行侵权抗辩:第一,制定强制性标准的国家机关本身不具有任何“生产经营的目的”,而根据《专利法》第十一条的规定,专利侵权行为应具有“生产经营的目的”;第二

【关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