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发展 > 管理纵横

建筑的使命——建筑在挪威弱势居民住房上的潜在作用

建筑的使命1——建筑在挪威弱势居民住房上的潜在作用

 

埃利·斯托亚  尚晋  

摘要:从建筑品质上看,弱势居民的优质住房指的是什么?本文根据对挪威无家者和寻求避难者住房品质的研究对这一问题展开了讨论。文中强调了非量化品质的重要性,并探讨了保障私密与控制、尊严、建宅过程和积极参与等问题。本文主要论点是,美观、象征及其他非量化的住房品质不仅对于居民的福祉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对于实现边缘化群体的社会融合与赋权等目标也是至关重要的。

 

关键词:住房品质,弱势居民,福祉,社会融合,赋权

 

 “人人都应享有安全美好的生活。这对于接受教育、成立家庭、实现就业和保障健康都非常重要。家宅也是社交生活的平台,并让我们融入本地社区。” [1]

 

挪威从二战后的前10年开始形成了一种深厚的传统,让公众积极参与住房建设。其总体思想是:住房应是全体市民共享的福利。如今,挪威的住房业为欧洲市场驱动型之首。由于1980年代住房政策开始转向自由化,政府机构不再具有中心地位,也失去了指导住房建设所需的手段。这进一步表明目前挪威的社会住房政策针对的是特定群体,即被列为住房市场中弱势的人群。根据挪威政府的统计,这一群体不到人口的3%[1],其中包括移民、低收入家庭、残障人士和无家者。除了提供公租房,目前对弱势群体的公共社会支持包括面向个人的低息贷款和补助方案(住房津贴和资助)[2]

 

《国家住房与支持服务战略》[1]提出:优质住房对于弱势群体尤为重要,因为它是实现健康、教育与社会融合领域目标的一大支撑。本文将讨论优质住房对建筑品质的意义。其基础是针对无家者[3,4]和寻求避难者[5,6]的住房品质研究。虽然《战略》提到了住房的物理属性,但这仅限于实用功能方面,而没有强调美观及其他非量化的建筑品质。我们认为在对居民的福祉和日常生活的影响上,这些品质的潜在作用被低估了。

 

1 住房品质的建筑因素

 

关于住房品质,我们开展的研究有两个方面。一是认为品质是在人与物质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中不断形成和改造的动态现象。按照这种观点,被列为品质的因素会因居民的生活阶段和偏好而异。它会随时间变化,并取决于评估者的角色——是住户、邻居、业主、开发商还是建筑师[7]。从理论上看,可以说这是一种社会建构主义的住房品质视角。它需要理解不同的住户情况、前提条件和价值观,以及体现人与物质因素相互作用的复杂性,即杜塞所谓的建筑与世界混为一体的因素[8]29。这进一步表明品质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必须根据住户的情况和时间的变化来考查。

 

同时,我们认为品质是对象本身内在的特征,因此是有可能区分建筑优劣的。没有这种角度,在建筑设计和居住环境上投入精力就毫无意义。住房品质的建筑因素在本质上是规范性的,其目标通常是为设计师提供实用的指导,给未来的居民支持,并教育购房者,使他们知道询问和寻找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建筑干预的目标就是为社会增加价值。

 

但是,像这样的实质论方法存在明显的缺陷,因为它会忽视各种可知品质的关系。建筑史上有许多例子表明,尽管建筑师的用意是好的,却因结果更糟而备受责难。杜塞以现代主义建筑为例,认为建筑增加价值之路绝不平坦” [8]29。所以,建筑师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坚持参与公共讨论,探讨我们时代的住房品质的现状和可能,并有义务参与讨论,为所谓的弱势群体研究合适的生活条件。

 

如今需要将住房品质研究中的社会建构主义同实质论角度结合在一起。一方面,住房品质标准如果不能充分植根于社会文化的土壤中,其意义就极其有限。另一方面,过度相对主义的方法存在着危险。我们认为在既定的文化社会背景中,不从根本上考虑住房条件改善与恶化的区别就无法讨论住房的品质。

 

综合的方法需要跨学科的研究。在上述两个项目中,本文作者同其他领域的研究人员(环境心理学、人类学和地理学)研究了建筑和其他物质特征与(1)无家者和(2)寻求避难者的住房状况的社会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住房状况包括住房与住区的建筑特征以及本地化与城乡文脉。该项工作建立了一种框架,区分出涵盖了物质和社会因素的4种品质维度[9,10]。这包括(1)功能维度:住房状况如何影响日常生活和作息,比如睡眠、烹饪和饮食,以及培养实践和思维能力的其他工作和创意活动;(2)心理-社会维度:住房状况如何影响安全、独居和与亲友家人共处的可能性;(3)美观维度:建筑和环境的美观如何带来愉悦、感官刺激和幸福;(4)象征维度:住房状况如何表现社会经济地位、社会认同和价值观。

 

虽然这些维度很多都有可量化的因素(尤其是前两项),但本文的重点是突出非量化品质的重要性。在下文中,我们将详细考查心理-社会、美观和象征维度,并列出将它们转化为建筑方案或干预措施的例子。

 

2 建筑作为社会包容与融合的潜在手段

 

尽管政治文件中强调了为所有人提供优质住房的重要性[1],但建筑意义上的优良品质并没有全面的讨论。此外,最近10年挪威为无家者2建造了许多住房,并积极将建筑方案作为提高住户尊严与社会认同的手段。其中有些项目是我们研究弱势群体住房品质的对象[3,4]

 

对于寻求避难者的住房3,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寻求避难者是由于战争或迫害来到挪威寻求避难的,他们向政府申请居留权,并在审查中。这个过程需要半年到数年[9]。在申请获得批准前,收容中心会为寻求避难者提供临时住房。这些中心不由挪威住房部门负责,而是国家移民政策的一部分。其结果是,虽然寻求避难者无疑是弱势和脆弱的,但这种中心的品质几乎无人重视。所用的往往是非居住功能的老旧房屋(旅馆、医疗机构等),并且这些建筑的标准通常都很低。许多中心人满为患,并且存在潮湿、透风、表面老化、室内气候差和缺少残障住户的无障碍设施等问题[9]。我们的研究发现,住房状况对住户的幸福以及与当地社区的交流都有负面影响。

 

因此,在挪威目前的政治体制下,移民政策的主要目标是降低入境寻求避难者的人数,而不提供优质住房。所以找不到有代表性的收容中心。不过仍有些小规模干预的例子,通常是志愿者和/或学生发起的对收容中心的建筑和户外区域进行的改善,以此支持有意义的活动,为住户提高自尊和社会认同。

 

我们将简要概括与弱势群体住房品质密切相关的一些问题:保障私密与控制、象征尊严、支持建宅和推动居民积极参与。

 

2.1 保障私密与控制

 

处在不安和脆弱生活状态中的人对受保护的私密生活有着特殊需求。有精神疾病或毒瘾问题的住户在很多情况下都希望保护自己不受环境带来的身体、社会和心理危害。他们希望能限制过去的亲友、邻居或陌生人来访。

 

这对于住所的设计有明显影响,尤其是私密与公共空间的过渡区:入口区、户外空间、窗洞口等。私密且受保护的露台能带来必要的安全感、控制感与独立感,并能为个性化提供空间,从而形成私密空间的标志(图1-3)。

 

1 这些无家者的联排住宅设计特别考虑了公共与私密空间的过渡区。该项目共包括挪威东南莫斯市4个不同位置的24处住宅。建筑设计:CODE Arkitektur, 2006(摄影:Henning Kaland/CODE

 

2 入口和户外区由高幕墙保护,让人仅能瞥见私密区的一角,为住户带来了安全感和控制感。建筑设计:CODE Arkitektur, 2006(摄影:Karine Denizou

 

3 二层的私密露台由木质女儿墙包围,让住户能俯瞰邻里,同时又不被人看到。建筑设计:CODE Arkitektur, 2006(摄影:Karine Denizou

 

窗洞口在为无家者设计住宅上是重要的问题。很多住户都不希望自己被外面看到,也不想有强烈的日照。这可以通过细心的设计和窗户的大小以及遮挡、百叶和窗帘来实现。有些建筑师刻意选择小洞口,而其他人用大窗户,认为这将给住户带来更大的自由,可以用窗帘和其他类型的遮挡调节开敞的程度(图4-5)。

 

4 “交叉口项目是为在特隆赫姆市有犯罪前科和毒瘾的人设计的。建筑师设计了玻璃墙,在他看来这象征了走出监狱的自由和走入社会、坦然生活的可能。建筑设计:Bård Helland, 2005(摄影:Bård Helland


5 为了保障私密,织竹屏保护着交叉口中的卧室窗。建筑设计:Bård Helland, 2005(摄影:Bård Helland


2.2 象征尊严

 

建筑与场所必然建构并象征在社会中建立起来的个性与差异。 [11]18

 

建筑品质可以促进脆弱居民生活状况的改善,提高未来的希望和尊严。在研究中[4]我们发现,之前的无家者将各种建筑细节解读为代表普通人生活方式、自尊以及回归正常生活的象征。毒瘾者习惯住在凄惨的房屋中,使他们与毒品和反社会行为有关的特征根深蒂固。住进以高品质设计赢得公众关注的家中会带来自豪感,甚至让住户从过去的毒瘾者转向新的社会身份。在为特隆赫姆市有犯罪前科和毒瘾的人设计的住宅交叉口中(图67),建筑成了一些住户自我改造的动力:“……因为这是生活品质的问题,对么。这很容易想明白:假如这个地方曾经是破败不堪的垃圾堆,那你生活品质就会一塌糊涂,这很简单。所以这里要给你一点提升。” 4

 

6 在获奖项目交叉口中,建筑师对住户状况的关怀通过细心的设计体现出来。他的目的是积极利用建筑帮助住户重新开始,摆脱有害的生活模式[4]。建筑设计:Bård Helland, 2005(摄影:Bård Helland


7 “交叉口项目是以低预算实现的,而额外的资金用在精选出来的元素和材料上,比如覆有

抛光黄铜板的入口大门。建筑设计:Bård Helland, 2005(摄影:Karine Denizou

 

2.3 支持建宅

 

住房品质的一部分心理-社会因素与拨款建宅的建筑框架有关。关于家的意义的研究可以概括如下:家与安全和控制密切相关,它是躲避外部世界的港湾。家反映出住户的思想、价值观和状态。它一方面是可以改变并实现个性化的地方(图8);另一方面则是人们生活中与传承相关的永恒要素。家与亲友等社会关系相连,也是日常活动的舞台。最后,家与特定场所和实体建筑的归属和主人翁感有关[12]

 

8 在莫斯市外的无家者联排住宅中,有一面墙涂上了明黄、橙色或红色。建筑师希望以此促进或激励住户作出反应,让这面墙成为公寓中展示自我和个性化的大画布。建筑设计:CODE Arkitektur, 2006(摄影:Karine Denizou


2.4 参与和认同

 

作为寻求避难者来到一个新的国家需要舍弃许多与个人身份有关的东西:家、亲友和工作。申请过程本身以及避难体制将在很多情况下刺激身份的丧失感。为影响日常环境创造各种机遇可以抵消这种感受,甚至成为重新把握人生的途径。奥斯陆的制造者中心5是由建筑师和建筑学生组成的团体,他们曾在奥斯陆多所收容中心与住户动手合作。项目中还有许多志愿者。他们的活动包括头脑风暴 (图9)、工作坊(图10)和建筑项目(图11)。制造者中心向寻求避难者表示信任并给予他们责任:我们相信赋权的感觉是认同的一个关键因素。能够帮助他人的感受有助于提高自尊,从而给精神带来积极的影响。” [13] 

 

9 “制造者中心2016年邀请住户参加托尔绍夫收容中心的头脑风暴,对如何改善中心的建筑品质展开了讨论(摄影:Else Abrahamsen/Makers' Hub

 

10 某次头脑风暴的结果是对公共起居室进行装饰(摄影:Else Abrahamsen/Makers' Hub

 

11 2016年夏,住户与志愿者密切合作设计了一座凉亭,并建在托尔绍夫收容中心原有的棚屋顶上。这座凉亭是用于中心户外社交活动的(摄影:Else Abrahamsen/Makers' Hub


3 结论性思考

 

 “倘若有一群人离不开优质的环境,那恰恰就是这些人。 6

 

以上引文讨论的是2015年秋来到挪威的大量难民的安置问题。这看上去针对的是为快速提供大量新住房而逐渐接受更宽松、简化的建筑规范的做法。

 

虽然看起来建筑品质与边缘化的人群及其艰难的生活状况毫无关系,但我们的出发点恰恰是建筑应当改变这种处境。美观、象征及其他非量化的住房品质不仅对于居民的福祉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对于实现边缘化群体的社会融合与赋权等目标也是至关重要的。

 

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建筑无法凭借自身实现其使命。从本文中提到的大多数例子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实体环境的利用和认识与复杂的社会和心理过程密不可分。这就意味着不仅需要全面了解住户具体情况和需求且技术娴熟的建筑师,并且实现改变需要意识到建筑是动态而不只是静态的对象,而且必须广泛调动各方人员才能创造成功的结果。 

 

注释

1)题目呼应托马斯·基恩的文章《建筑的使命》[14]。作者呼吁将建筑理解为人类活动的对象及行为主体的工具(第36页),它既被塑造又在塑造(第41页)。

2)无家者的定义是不占有或租赁住房的人,只有偶然或临时性的住房,或者暂住在近亲、朋友或熟人家中,或者被改造所或机构收留,并将在两个月内释放,且没有住房。次夜没有安排住处的人也被视为无家者。[1]11

3)住在挪威收容中心的寻求避难者人数波动很大。现在(20174月)约1万人,而20161月是3万(www.udi.no)。

4)对一位交叉口住户的采访[4]28

5)参见 http://www.makershuboslo.com/

6)引自挪威建筑师协会(NAL)总顾问Tor Inge Hjemdal,见http://www.arkitektnytt.no/krever-kvalitet-for-flyktningeboliger [2017-05-08访问]

 

文章来源:挪威科技大学建筑与设计学院   《世界建筑》

 

【关闭】 【打印】